我的初心映在那“绿水青山”上

水利部财务司综合与价格处副调研员 重庆市万州区大周镇铺垭村原第一书记 沈东亮

  2018年12月09日14:44

在长江边上,有一座美丽的山村,她依山傍水、花果飘香、历史厚重。这里盛产有千年基因的古红桔贡品,乾隆皇帝赐名为“大红袍”。这里就是重庆市万州区大周镇铺垭村。2015年8月,我作为第一书记来到这里,开启了两年的驻村帮扶工作。刚入村,我发现这里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但没想到的是村民过着如此贫困的生活,这就好比怀里抱着金饭碗却要到处要饭吃。

记得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安吉考察时,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科学论断。9天后,他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发表了《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评论,明确提出,“如果把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总书记的科学论断,为我们指引出了一条绿色发展的脱贫致富之路。我暗自下定决心,坚定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带领乡亲们摘掉贫困村这顶帽子。

经过走村入户征求村民意见,大家一致达成共识——全力发展绿色生态乡村游,打造“沿江一条长廊、村中一条公路,山上一条观光道”。

发展乡村游,首先要打开知名度,于是我提议拍摄铺垭村第一部宣传片,对外宣介村子里的好风光和好文化。对于拍摄宣传片,村两委班子闻所未闻,认为是“异想天开”的事情。都知道,宣传片是按秒收费,一部5分钟的宣传片,收费就可达二三十万元。有的村民说起了风凉话,“有这几十万元,分给大家不就脱贫了吗?”村民们认为,京城来的这位书记不靠谱,不搞大项目,却要“拍电影”。几十万元的拍摄经费成为了 “拦路虎”,压得我近乎没有信心再做下去。

记得总书记说过,“贫困地区总说穷在了山高沟深偏远,想致富恰恰要在山水上做文章。”总书记的话给我了很大启发:山青水秀不就是我们的最大资本,不就是我们宣传经费的来源吗?因为媒体拍摄节目总是选择景色优美的地方,所以我就通过各种方式,邀请湖北电影制片厂、万州电视台等媒体到村子里拍摄取景。媒体朋友来了后,村两委组织群众,提供场地,热情接待,积极做好服务。当媒体朋友顺利完成了拍摄任务,我们提出留下一些视频资料时又遇到了难题。按照媒体管理要求,拍摄视频涉及版权,不能随意提供他人。没办法,我只好苦口婆心地讲村里的现实困难和未来设想,一遍遍地恳请媒体朋友支持村里的扶贫工作。应该是媒体朋友被我们的真诚和真意所打动,经过相关程序报批,把一些宝贵的视频留给了我们。我们立即将这些来之不易的视频素材送到北京的熟人那里合成。负责视频合成的技术人员,给我们打来电话说要根据解说词来组合画面。我一听要解说词,又一阵懵。于是,我召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开会,大家坐下来一起讨论解说词的该怎么写,村干部第一次当起了编导,也第一次写起了解说词。解说词来来回回足足反复修改了四五遍才过关。接下来,我又协调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免费配了音。最终,历经3个月,没花一分钱,完成了大伙认为不可能做成的“大事”。经历了这样一件事,村干部和村民对我另眼相看了,我也有了“小威望”。 宣传片在大家的QQ、微信圈被广泛转发,村子的知名度日益提升,陆陆续续村子里的客人多了起来。

客人来了,环境美了,才会留住游客的心。我提出,游客所到之处不能看到丢弃的烟盒烟头;所到之处不能看到白色的垃圾袋。总书记说“致富不致富,关键看干部”。我们的村长、村支书、村组长都吸烟,我要求从村两委班子自身做起,每当开会我会让他们把烟头带走,谁留下烟头,谁留下搞卫生。于是,村干部给我打起了“嘴官司”,满脸不屑地对我说“沈书记,你不能按照北京的标准来要求我们。你不能从北京跑上千公里到这儿,就管捡烟头这点小事。咱们要搞大项目,这才得实惠呢!”但我坚信,只有先养成好习惯,才能有良好的村容村貌。我挨家挨户走访,告诉村民不能随意倒垃圾,要倒到指定的卫生池子里。每次看到房前屋后的垃圾,我都会现场督促他们搞好卫生。有一天,村长悄悄把我拉到一边说,“沈书记,你别让村民搞垃圾了,有的在背后骂你呢。”听了村长的话,我反思着自己的工作方法是不是有不妥之处,应改一改工作方法。于是,我在督促村民打扫卫生时,自己带头捡烟头、烟盒、塑料袋。村民们看到我捡起了垃圾,村两委班子成员也跟着捡了起来。我又镇政府沟通,争取到了移动垃圾桶,方便村民倒垃圾。后来,凡是村民来参加会议,我都要播放宣传片。村民们纷纷说:“原来看到电视里其他地方很漂亮,没想到我们村庄也这么漂亮。”总书记2016年视察重庆时强调“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我们抓住机会激发乡亲们的自豪感,引导他们搞好卫生,让村中的这条公路成为美丽风景线,进而保护好长江,这就为发展绿色生态乡村游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

铺垭村自然风光优美,但是最大的地理优势是位于长江之畔,最大的亮点就是沿江一带,这里河势开阔,春有琵琶,秋有桂圆,更是大红的橘子江边挂,滔滔江水,让人难想家。但是从哪里弄点钱来搞建设又成了一个“天大”的问题。在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我们找到万州区帮扶集团,找到重庆市移民局,找到水利部,争取了三峡后续项目资金1150万元。虽说有了资金,但是如何策划好这个项目,突出亮点,吸引游客呢?我们先请了一家设计公司,可是不了解当地情况,设计结果不令人满意。没有办法,我和镇、村干部一起干,拿出绣花的功夫,到当地博物馆查找历史资料,多次察看现场商议。我从网上买了旅游设计、景观设计、仿古建筑等方面的书,晚上认真学习,白天与设计人员反复沟通。经过多次头脑风暴,我们别出心裁地设计在古红桔树下建彩色田间小路,挖掘当地历史资源修建古琴俑广场、八角井广场、日月广场,在江水之上修建步行道路,让游客与江水亲密接触。经过一步步努力,周边游客到村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铺垭村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万州区中小学学生到村里野炊,万州烟草公司到村里搞拓展训练。今年四五月份,村支书给我打来电话:“沈书记,周六周日到我们村里的车辆都有四五百辆,有时还堵车呢!有的老乡卖特产。咱们村里开了五户农家乐,高峰时游客来吃饭都排着队。下一步村里要把闲置的房屋,用来搞民宿。”听了村支书的话,我非常高兴,没想到这个无名小村竟然还会堵车。有了人气,就有了财气。滨江产业便道的建设,成为了乡村旅游产业项目发展“引爆点”,成功实现了“筑巢引凤”的效果,带来了铺垭村乡村旅游火爆,让铺垭村成了众多旅游开发公司的争抢的热土,土地流转价格节节攀升,给铺垭村群众带来了旅游红利,也增加了农民土地流转收入。

总书记说“出水才见两腿泥”,我的挂职只有两年时间,如何促进村里长远发展,稳定脱贫?在单位同事帮助下,我们邀请上海交大设计院教授到村里实地调研,制定了发展规划,准备修建全国第一个科教亲子小镇。铺垭村的变化吸引了众多企业前来商洽投资事宜,前几天重庆恒森集团与镇政府签订投资协议,准备投资10亿元打造江边科教亲子主题乐园。

总书记讲“给钱给物,不如帮助建个好支部”。我在村支部会上常讲:我们要做一只奔跑的狼,要有“狼性”,各项工作要争创先进。由于我不能给村组干部发奖金,只能通过自身作则调动比我年长三四十岁的老同志的积极性。生患重病的徐敏一家人住长江边,家里没有劳力,养鱼可以就地割草,不费太多力气,根据这种情况,我从争取到的经费中拿出2万元,为徐敏家修建了一方鱼塘。这样一年下来能增加收入7000多元,给徐敏家提供了稳定的收入来源,自身“造血”能力得到增强,2016年底徐敏家脱贫。

如今,我的驻村第一书记挂职已结束,但我走到哪里都要宣传我的铺垭村。目前,我正与北京超市发集团联系,争取把村里的古红桔卖到北京来。我的这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已深深地映在了铺垭村“绿水青山”上,要一如既往地为村子谋发展,为村民谋幸福。把贫困彻底搬下山、把幸福持续带上山。  

(责编:王楠、陈 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