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臂将军刘畴西:共产党人的信仰不可动摇

光新伟

来源:极速时时彩2020年01月10日15:44

在中国共产党的众多优秀将领中,有这样一位鲜为人知的将军。他在征讨军阀陈炯明的东征中失去左臂,一战成名,被苏区人民称为“威震敌胆的独臂将军”。在敌人的监牢里,他铁骨铮铮,坚贞不屈。他就是方志敏《可爱的中国》里的狱友“田寿”——刘畴西。

“一只手也能干革命”

1922年秋,25岁的刘畴西在湖南一师完成学业,毕业前夕,经郭亮、夏曦等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后,他来到湖北省旅鄂小学教书。1924年春,新创办的黄埔军校在各地秘密招收进步青年。在湖南党组织的推荐下,刘畴西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他认真学习,刻苦训练,射击、刺杀、队列等科目均为优秀,初步展现了一位将才的天资。由于思想进步,品学兼优,毕业后,他留校担任第一教导团第三连党代表。

1925年春,在中国共产党的倡议和支持下,广东革命政府决定东征,攻打盘踞在东江地区的军阀陈炯明,刘畴西随部参加第一次东征。在淡水一战中,他身先士卒率100名黄埔学生军组成“奋勇队”,冒着弹雨,架梯奋力爬上城头,一举攻克淡水。在棉湖战役中,刘畴西举着军旗冲锋时,左臂不幸被敌军机枪击中,血流不止。战况紧急,他深知战旗是官兵的精神支柱,强忍巨痛用右手高举战旗直抵叛军指挥所,直至击毙叛军头领。

战斗结束后,刘畴西伤势恶化,被送到广州治疗,医生告诉他只有截肢才能保住性命。刘畴西坚毅地说:“为了打倒军阀,性命尚可牺牲,割掉一条臂又有何妨?我一只手也能干革命!”妻子杨淑纯闻讯从长沙赶来看望,见到断臂的丈夫后以泪洗面。乐观的刘畴西却用革命道理劝慰妻子:“莫要悲伤,我丢了左手还有右手。再说革命是要流血的,为了革命流点血值得。”

在东征中一战成名的刘畴西,成为黄埔独臂第一人。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特地来看望负伤的东征军官兵,为刘畴西颁发了嘉奖令并握着他的手说:“刘畴西同志,你是黄埔生的骄傲。”刘畴西身在医院养伤,心仍然挂念着前线的战斗。他在寄给友人的一张照片背面写道:3月正重征时也,恨不能前往,天之恨。

“不惜用血肉和头颅保卫苏维埃”

大革命失败后,全国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中,但暴风雨吓不倒迎风翱翔的海燕。1927年8月,刘畴西跟随叶挺参加了南昌起义,此后,在起义军南下潮汕途中与部队失去联系,历经艰险才转抵上海。1929年春,经周恩来指派,刘畴西赴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思想理论和军事理论得到了很大提高。

1930年8月,受党组织秘密派遣,学成归来的刘畴西从上海出发,经闽西到达赣南红一方面军总部。他渴望能在战场一展抱负。当时正值第一次“反围剿”,红三军第八师师长龙芝道阵亡,刘畴西临危受命接任师长。头顶黄埔军校与伏龙芝军校高材生光环的刘畴西不负众望,红八师在他的率领下,如下山猛虎一般拦截敌人,与兄弟部队形成夹击,将“围剿”军谭道源部五十师歼灭,活捉敌十八师师长张辉瓒。红军总部高度评价红八师的表现,称其“追如猛虎,守如泰山”。在第二次反“围剿”作战中,刘畴西奉命率领红八师从永丰星夜驰骋东固,隐蔽埋伏25天,等待敌军钻进红军的口袋,创下红军埋伏史上的奇迹。在第三次反“围剿”期间,刘畴西率领红八师追歼北逃之敌,取得围歼国民党军蒋鼎文部一个旅的骄人战绩。

为了培养党的军事人才,1931年冬,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派刘畴西前往瑞金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任政治部主任兼军事教员。他在教学中不拘一格,从红军学员的实际情况出发,制定通俗易懂的教案。尽管失去左臂,但他在训练时仍顶风冒雨为学员做一些示范动作。他强调理论要联系实际,把自己在国外学习的军事知识结合红军反“围剿”的实际和学员一起进行战例分析,使学员从传统教学的背诵操典、条令中解脱出来,在战事频繁的间隙,较快掌握基本军事知识。学校先后为红军培养了近6000名军事干部。

1932年7月,刘畴西离开红军学校重返前线,接替左权出任红二十一军军长,转战闽赣边,配合中央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斗争。他率部与红三军团和红二十军协同作战,在黄陂战役歼敌一个师1万余人,敌师长李明重伤被俘。由于闽浙赣苏区战事吃紧,1933年3月,刘畴西被调往闽浙赣苏区任军区司令员兼红十军军长,领导当地军民全力支援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在重兵压境的严峻形势下,在闽浙赣省第三次工农兵会议上,他号召红军指战员“务必不惜用血肉和头颅保卫苏维埃”。1934年1月,在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他当选为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同年8月1日,中革军委电令嘉奖他,并授予一枚二级红星奖章。

“共产党人的信仰是不可动摇的”

中央红军长征后,根据中革军委指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由原红七军团组成)与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军团,成立了以方志敏为主席的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刘畴西任军团长。在刘畴西等人指挥下,红十军团继续北上抗日,在进军皖南的途中遭到国民党优势兵力的围追堵截,艰苦奋战两个月,部队遭到严重损失,被迫转移至怀玉山一带。

1935年1月中旬,红十军团主力在怀玉山区纵横不到15里的山地,陷入敌军14个团的包围。在赣东北雨雪纷飞的寒冬,他率部反复冲杀,浴血奋战,仅有的右臂也被敌人打伤。路上,刘畴西责备自己指挥失误,使红十军团遭受了惨重失败,一想到自己又身负重伤,拖累战友,便心如刀绞。他对同行的参谋长乔信民说:“老乔,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不要管我,你们快突围走吧。”同志们眼睛湿润了,危难之中,怎能丢下指挥员不管。经七昼夜苦战,除少数人突围外,大部分牺牲或被俘。刘畴西最终未能突围,被连续“搜剿”的敌人俘获。

敌人将刘畴西押解到南昌。他与方志敏等人被关押在一起,钉上了十斤重的脚镣。入狱时,枪伤未愈,又得了伤寒病,这个铮铮硬汉瘦得只剩皮包骨。在半年的铁窗生活中,刘畴西同敌人作坚决的斗争,挫败了敌人的阴谋,展现了无产阶级革命者的高尚情操和英雄气概。

面对敌人审讯,刘畴西正告他们说:“我们共产党人的信仰是不可动摇的,不要希望我会给你们办任何事情。”敌人见他不为所动,便笑眯眯地说:“对你直说吧,上峰要重用你……再说,你们的主义不见得成功,你何必那么傻,为几百年以后的事去拼命?”刘畴西坚定地回答:“共产主义的实现,谁也不可阻挡。”敌人仍不死心,便打出一张叛徒“牌”,问刘畴西说:“你晓得孔荷宠吗?”刘畴西淡淡地一笑说:“听过这个名字,他是个无耻家伙!”气得敌人嚎叫起来:“经我的手判决枪毙的,连我自己都无法计算了,你也要放明白点!”刘畴西听罢哈哈大笑,昂起头来,大义凛然地说:“你能砍下我的头颅,但你能动摇我的信仰吗?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敌人除了对刘畴西利诱以外,还大打“感情牌”,请来不少黄埔军校的老同学来探望,劝他投降。俞济时、顾祝同更是多次劝降刘畴西,表示蒋介石一定会不计前嫌,重新重用他,但依然丝毫不起作用。刘畴西在狱中坚贞不屈,使得敌人无计可施。国民党《扫荡报》不得不哀叹:“刘、方二匪,则至死不悟,倔强异常……对匪军内部情形,不愿吐露。”

刘畴西自知必死,心里很坦然,有时还在囚室里下象棋。他对方志敏等人说:“死是不可避免的,至于什么时候死,我不知道——因为生命已经握在最凶恶的敌人掌心。”说到这里,他使劲地伸出脖子,斩钉截铁地说:“脖子伸硬些,挨他一刀!临难无苟免!”敌人没有从刘畴西、方志敏口中得到任何所需要的东西,诱降也遭到可耻的失败,最终蒋介石给顾祝同下达了“秘密”处死的手令。1935年8月6日,刘畴西被押往南昌百花洲刑场,英勇就义,年仅38岁。

(作者单位: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二研究部)

(责编:冯爱龄、张莉)